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聪明的人哪里去了

发布时间:2020-06-29 18:46:38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新闻周刊》和The Daily是不同的,一个是旧帝国,一个是新世界。但它们都失败了,在残酷的12月。

《新闻周刊》经历被《华盛顿邮报》一美元出售,到现在宣布停止印刷版发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标准的传统媒体的故事。读者一定能猜得到我们在做这个报道时的心情,在报道各种行业、各个公司的经营管理、市场变化或者行业起伏兴衰的时候,我们总是想办法深入地去了解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报道传媒行业自身,我们作为其中一分子,报道的又是业内最知名的媒体,难免要感同身受,难免也会惶恐不安。

当然,就像在探讨一个公司衰落的原因时经常会有意外的发现一样,我们也在《新闻周刊》这个故事当中看到了更广泛的商业逻辑的变化:当杂志从发行赚钱转变为广告才是盈利重点的商业模式发生变化之后,整个杂志业的形态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它的成功取决于广告商认为它们的客户群体在这本杂志的读者群所占的比例,广告商对投放广告的效率的判断决定了某本杂志的价值—这本杂志盈利的可能性。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再回过头去看那些大公司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就会更能看出《新闻周刊》所遭遇的问题的关键。我们会注意到不管是我们曾经做过的报道内容还是大公司在各种营销论坛和交流中所关注的,核心问题都是如何使用新媒体来做自己的市场营销和推广,他们在关注新媒体使用、效率的时候,实际上关注的是新媒体的使用者—背后是这些大公司未来的新一代的消费者,他们更在意如何去做未来的消费者市场。

令人尊敬的Tina Brown,或者是《新闻周刊》,包括曾经雄心勃勃的The Daily,他们面临的都是读者群老化的问题,后者虽然出世之时以其敏锐发现一种新载体的价值,并且努力让内容与产品形态更加吻合并相得益彰,但全新的形式也改变不了读者群的关键问题。

所以,如果读者群没有更新,一个抛弃了印刷版的《新闻周刊》也不会让人有更多的期待。尼尔·波兹曼在解读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的时候说:“印刷术时代步入没落,而电视时代蒸蒸日上。这种转换从根本上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因为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不可能传达同样的思想。”这从另一个方面揭示了,The Daily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新媒体的价值,而《新闻周刊》未来让人担忧的命运。

我们在惶恐之余,庆幸的是《第一财经周刊》最初对年轻一代读者群的界定,这让我们可以有相对来说更充足的时间来面对“新媒体-新消费者”所带来的挑战。但同样像我们多次报道过的那些商业上的悲剧一样,这也有可能让我们少了一些危机意识,这其实是更可怕的一件事。《新闻周刊》即使在停掉印刷版之时,它的发行量也数倍于我们,它的广告销售能力也远超我们,更不要提它的影响力有多广泛了。

更重要的是,我对Tina Brown所说的,当她接受《新闻周刊》的职位时,她面临的人力严重不足的困境,对比于多年前她接手《纽约客》时—那时“那里头全是聪明人”。这中间的差别,就是我们所最担忧的,那些聪明的人都哪里去了?好消息是,看《第一财经周刊》总是会了解到这个答案,现在最智慧最聪明的人都在做什么;坏消息是,我们这个行业确确实实与Tina Brown一样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中国视频国外怎么看

回国网络VPN加速器

网络回国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