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商南起义的导火索是什么商南起义简介

发布时间:2021-01-07 13:49:18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商南起义的导火索是什么 商南起义简介

1928年2月,中共河南省商城县委根据省委和中共豫东南特委的指示,在商城县南部建立南邑特别区委员会(亦称商南区委)。

1929年5月6日,在特别区委的领导下,由打入丁家埠、李家集民团内部的共产党员周维炯等率领部分士兵起义。与此同时,牛食畈、斑竹园、吴家店、南溪等地的农民武装也举行了起义,并迅速解除了当地民团的武装,控制了商南地区。

起义导火索

豫东南大旱

1928年豫东南地区天逢大旱,秋收仅三四成,农民严重缺粮,“息县、新蔡县有百分之八十的农民没有饭吃,罗山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农民没有饭吃,商城、固始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农民没有饭吃”。就在这年冬天,中共豫东南党组织领导广大农民开展了“均粮斗争”,先后打开了小河、白沙河、胭脂、冈家山、大埠口等处地主的粮仓,将地主的粮食分给了无数断炊的农民。这次“均粮斗争”的胜利,进一步提高了豫东南广大农民的斗争勇气,为商南起义创造了极为有利的群众条件。

立夏节暴动

穿石庙在斑竹园镇附近,庙前有块大石头,石头中间有一人多高的大洞,此庙就因此石而得名。周维炯同志以请假回家的名义,来到穿石庙,其他同志也分别从各地赶来参加紧急会议。同志们感到,当前商南形势比较紧张,敌我双方的斗争已趋尖锐。会议认为,党在南乡的工作发展很快,已经初步掌握了部分武装,与其坐等敌人来收拾我们,不如利用现有力量,先发制人。会议决定,改原定中秋节暴动为立夏节暴动。在3月27日立夏节晚上,各地举行暴动,夺取枪支,成立中国工农红军。徐子清、肖方同志担任暴动的总指挥,军事行动由徐其虚、周维炯同志负责,廖炳国等同志负责联络。

参加会议的同志想起被反动派杀害的烈士,想到不久就要向敌人讨还血债,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这是一场决定革命前途的生死大搏斗,敌人的实力还很强大。想到这些,大家觉得肩头上的担子很重。会议结束后,同志们迅速奔向各自的战斗岗位。

周维炯同志回到丁埠民团后,立即召集民团内部七名党员和四名农民党员,乘天黑人静召开了秘密会议,传达了上级党组织“在立夏节举行武装暴动”的指示,周密研究了行动计划。

立夏节的前一天,正好轮到周维炯同志“值星”。他找到民团中队长吴成格、队副张瑞生出主意:“队长、队副,明天是立夏节,叫兄弟们把屋里屋外打扫打扫,整一下,好让弟兄们干干净净地过个痛快节。”两人一听,满口赞同:“好好,周班长,一切由你安排。”

早饭后,周维炯吹哨子集合队伍训话:“明天是立夏节,队长叫我们打扫房子,把床铺和一些零零碎碎的都清理一下,枪支弹药划块地方放在一起,不准随便乱放。”在周维炯同志的指挥下,团丁们七手八脚地干起来。平时,团丁们随便混日子,东西乱放,听到“值星”一吩咐,赶紧收拾起来。忙完一阵,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枪支弹药整整齐齐地挂在正屋的墙上。这是为了在暴动时便于控制枪支,故意将枪支集中起来才想出的办法。这个办法还真把那些不摸底细的团丁蒙在鼓里了。他们一个个高兴地咧着嘴笑,称赞道:“整理一下,就比那个窝囊劲好!”

立夏节到了,团总杨晋阶派人送来了过节的薪饷,丁埠街上的商人绅士和附近的农户送来了摊派的鸡、鸭、鱼、鸡蛋、米酒。伙房里忙开了,一股股诱人的香味直往鼻子里灌。那些兵痞团丁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嘴里直流口水,恨不得立即把那些美味全都吞到肚子里去。我们的同志也在焦急地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吃晚饭的时候到了。周维炯吹起了集合哨,点名时发现团丁田继美没到,生气地责问道:“田继美,你吊儿郎当得到哪去了?吹哨子集合你没听到?弟兄们等着过节,你经耽误时间!”田继美一面系裤子,一面嘴里嘟噜着:“我在屙屎,哪能听到哨子响,管天管地,也管不了人家屙屎放屁!”周维炯听到田继美顶嘴,便发了脾气:“来晚了,你还敢顶嘴!眼里还有没有我,耽误过节,罚你今晚站三根香的岗。”田继美很不情愿地站岗去了。晚上过节,那些团丁酒鬼们谁都想多喝几盅,谁也不愿站岗,这下见站岗有人了,心里不由得高兴起来。其实啊,这是周维炯为了在暴动时把大门哨掌握在我们手里,故意在敌人面前演的一场“戏”。

晚饭开始了。五张圆桌上摆满了鸡呀、鱼呀、肉呀、酒菜等,团丁们围了上去,一个个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们的同志也按原定计划分布在各个桌子旁。席间,周维炯抓过一把酒壶,说:“弟兄们,今天过节,为了祝队长今后官运亨通,步步高升,我们敬他一杯酒,好不好?”话音刚落,一片赞成声。紧接着一些团丁也跟着起哄,起来敬酒,一会儿就让吴成格喝得摇摇晃晃,醉得站不住脚,只好进屋休息去了。

周维炯又把矛头指向张瑞生,这个家伙不上当,死活不接受敬酒,并说:“别敬,别敬,会猜拳的我们猜几个。”严运生卷起袖子:“我陪队副来几拳。”张瑞生自恃拳高,傲慢地说:“来者不拒。”两人就干开了。开始严运生输了,张瑞生赢了几拳更加得意,严运生仍满不在乎跟他来。这并不是严运生的酒量大,而是事先就准备了两把壶,一把壶装酒,一把壶装水,严运生杯里是水,张瑞生杯里是酒。时间一分分地过去了,张瑞生拳好赢得多,输得少,这局面真叫人心急。慢慢地周维炯发现张瑞生老出“三”“五”的短处,就向严运生发了个暗号。经这一指点,严运生反手连胜张瑞生。这家伙输了酒不服输,硬撑着干,越干越输,不一会儿,就醉成了一滩泥。

酒喝到这会儿,那些团丁们一个个吃得烂醉,有的呕吐,有的发酒疯,有的又哭又笑……,真是洋相百出。周维炯同志见时机已到,喊了声动手,同志们立即收了墙上的枪支,把张瑞生捆个结结实实的,叫醒了吴成格。吴成格原来是共产党员,由于他出身地主家庭,暴动前为了慎重起见,没有和他发生关系。这时外面接应的同志已到,严运生朝天空打了几枪,大声叫着:“共产党来了!”那些团丁们一听可慌了,酒也吓醒了,一个个乖乖地当了俘虏。周维炯同志向民团士兵讲话:“弟兄们,不要惊慌,我们就是共产党,我们共产党是专门打富济贫的,是给穷人出力撑腰的,有愿意干的就留下,不愿意干的可以回家。”民团士兵大多数都是些没办法生活被骗来当兵的,又加上平时受到周维炯同志的影响,见周维炯同志就是共产党,又听到共产党是打富济贫的,大多数都愿意留下来干。

丁埠民团暴动成功后,周维炯同志立即派了四个同志连夜去汤家汇杨晋阶家取枪。四人抄近路翻山越岭,直奔汤家汇。到了杨晋阶家,叫开了门。杨晋阶的大少爷在家,问:“什么事?”我们的同志说:“李集发现了共产党,‘炯爷’叫我来取枪,好去打共产党。”大少爷听说是打共产党,就让人把枪交给了我们的同志。我们的同志正要离开,国民党一个清乡委员住在杨家,听说打共产党,非要跟着一块去,我们的同志满口答应。刚翻过一个山头,那家伙累得走不动了,又改变主意要回去,我们的同志说:“好!送你回老家吧!”“叭”地一枪,把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干掉了。

在丁埠民团暴动的同时,徐其虚带领太平山、斑竹园镇、吴店等地的党员群众,星夜攻打白沙河,反动头子郑其玉闻风而逃。当地农民在党的领导下,也纷纷武装起来。

在牛食畈,由肖方带领花尔中、廖业堂等八位同志化装成挑米的,混进了牛食畈老盐店里。当夜,反动民团团总杨晋阶带了一个勤务、四个团丁住在老盐店。花尔中等同志借着打牌的机会缴了团丁的枪,活捉了民团团总杨晋阶。

立夏节当夜,南溪的农民和学生在詹谷堂同志领导下,扛着土枪、大刀举行了起义。

党领导的立夏节暴动成功了。各路起义大军从四面八方涌向太平山会师,后到斑竹园召开了大会,宣布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二师,周维炯同志任师长,徐其虚同志任师党代表,我们党在鄂豫皖的第二支红军队伍在南乡诞生了。

立夏节的惊雷在南乡震响了。县委又接连在杨山煤矿、马鞍山煤矿、鲍耳冲、南司、观音山、余集等地先后发动了武装起义。

武装暴动的惊雷,在商城大地上滚滚震响着。

起义背景

商城,地处大别山的中段,鄂、豫、皖三省交界处,是个富庶的鱼米之乡。这里山势壮丽,景色宜人,物产丰富,像是镶在大别山脉的一颗珍珠。

就在这壮丽的山乡,共产党早就播下了革命的火种。1923年,在北平上学的共产党员吴靖宇同志回到老家商城城关,在城内一小任教,组织“读书会”,宣传马列主义,并秘密发展了教员胡攻非、学生钟启太、邮工马石生等同志入党,于1925年春建立了商城特支。在此以前,陈琳高级小学教书先生詹谷堂同志,于1924年秋由蒋光慈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大力发展党的组织,宣传革命道理,首先在志诚学校建立了党小组。随后,詹谷堂同志又到笔架山农职学校,发展了一批进步师生入党,成立了商南特支。随着斗争的需要,在城关成立了中共商城县委,广泛地发动群众,建立农协会、学生会等革命团体,领导商城地区的革命斗争。

商城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自己起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和那些专门骑在穷人头上拉屎拉尿的恶霸财主们斗,把个商城城乡闹得一片通红。

自从蒋介石叛变了革命,反动势力又开始抬了头,在反革命白色恐怖的腥风血雨下,党的组织连续遭到破坏,很多优秀党员惨遭敌人的毒手。那些经不起考验的家伙,被这股狂风吹得销声匿迹了。一些忠诚的战士散布在各地,离开了党组织,离开了党的领导,也孤掌难鸣,独柴难燃。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暂时转入了低潮。

1927年8月,商城党组织遵照河南省委整顿组织、积蓄力量、打入农村、以待时机的重要指示,整顿了商城县委,选举蒋镜青为县委书记,在县城建立女小、县中、县城三个党支部。然后,县委又和在大革命失败后从外地失散回家的党员接上了关系,建立了武桥、南司两个农村党支部。党又开始活动了。

1928年正月,商南的罗霁岚同志来到县城,通过关系和县委取得了联系,向县委汇报了商南的情况,要求和县委发生关系。县委根据这种情况,决定派蒋镜青到商南整顿南乡党组织。

大雪封了山,山山岭岭、坡坡沟沟,都铺满了积雪,山区成了银装世界。蒋镜青同志由一位农民带路,冒着刺骨的寒风,踏着冰雪,经过两天长途跋涉,翻山越岭来到了罗固城家。休息一天后,又到老鸪窝,和漆德宗、漆海峰、漆德伟、周维炯等同志接上头。

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串连,对商南表现坚强的党员进行了登记,然后定于2月初三在老鸪窝漆德宗同志家召开全区党员大会,成立“商城县南邑区委”。

2月初三,周维炯、李梯云、肖方、漆德伟、漆海峰等20多位同志从各地来到老鸪窝,参加了大会。大会选举了区委,漆德宗同志任区委书记,周维炯同志任团区委书记。蒋镜青代表县委向同志们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分析了商南地区的形势,明确了开展武装斗争的任务。会议决定,坚决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牢牢掌握已控制的枪支,尽可能地打击恶霸劣绅,扩充自己的武装。在斗争中吸收坚决勇敢、富有斗争性的分子入党,扩大党的组织,积极地开展工作。

这是大革命失败后商南党组织第一次召开的党员大会。大会驱散了人们心头的乌云,振奋了人们的精神。有了党的领导,大家有了主心骨,心里又就有了希望。

豫东南特委委员范易同志来到商城巡视工作,由蒋镜青陪同巡视了南司、武桥、商南等地。根据商城革命斗争发展情况,决定召开县委扩大会议,充实商城县委,加强县委领导。

县委扩大会议于3月底在商城七里岗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各支部的代表。会议选举充实了商城县委,县委由蒋镜青、黄柏劲、马石生、汪涤元、钟启太、廖柄国等7人组成。会议重申贯彻执行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在全县范围内积极开展“兵运”、“农运”工作,加紧筹备武装暴动。县委以商南、南司、武桥为重点,利用一切可能,夺取武装,发动武装暴动。

昆明甲状腺医院

广东男科医院

山东甲状腺医院

南宁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