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西庆政府可干的事很多最不该干的就是一件事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0:26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高西庆:政府可干的事很多 最不该干的就是一件事

2014年11月18-19日,凤凰网峰会在京举行。本届财经峰会就中国的经济改革、法治建设、国际竞争及全球治理议题进行讨论,以认识新经济的本质,推动新秩序的建立。  19日上午,在“法治市场经济新挑战”的主旨对话中,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高西庆表示,政府可干的事儿有很多,最不该干的就是证券审批制。“这么多年我一直鼓吹一个事情,就是从刚开始写国务院《股票发行与交易暂行条例》开始到后来证券法一直鼓吹政府监管部门在股票发行,在公司上市筹资领域到底做什么,我一直觉得政府手伸的长了点儿,做的事儿过多了点儿。”高西庆说道。

高西庆表示,“我现在做学问,不在政府,所以,不能代表政府说话。我从过去那些年做监管者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而且还有一个就是从早期参与这个事情,希望做到什么样,后来成了什么样,我们所包含的理解也罢,遗憾也罢,我很同意成钢刚才讲的基本概念,虽然具体的表述方式上可能我们不同,但是我想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在我们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上,说得更白一点儿,政府和每一个公民的权利之间的关系上我们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  “证券法,这么多年我一直鼓吹一个事情,就是从刚开始写国务院《股票发行与交易暂行条例》开始到后来证券法一直鼓吹政府监管部门在股票发行,在公司上市筹资领域到底做什么,我一直觉得政府手伸的长了点儿,做的事儿过多了点儿,而政府从自己原来的初衷来讲,政府的绝大多数官员还是有良好的意愿希望把市场管好。但事实是什么?成钢拿出很多统计方面的说法,你结果并不好,这有历史原因,有特定地域的原因,更重要的有个基本的原则性的问题,你对于一般百姓,对于一般的公民,对于一般的企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管制,要是把这个看作自己的儿子,中国古代一直讲父母官,我看我们现在政府部门在相当多的情况下还是把自己看作父母官,什么意思?就是觉得自己的孩子还没长大,还需要呵护,很多地方还不成熟,所以,老是担心他摔跟头,这样就形成了这样的管制方式,这个管制方式在今天的市场来看,在今天的整个社会发展大潮来看,在今天新成长起来的90后,00后,年轻人的角度来看是没办法运作的。所以,我们要改造,一定先从这地方改起。”  在讲到自己这些年最大的遗憾时,高西庆表示,“其实这个遗憾已经被十八届三中全会解决了,我们证券行业要搞注册制,很多人说你鼓吹了20年终于要注册制了,我说没那么乐观,三中全会到现在也过了很长时间了,还没实现,在中国党的文件比宪法还重要,党的文件都说这个话了,所以,一定会实现的。”  高西庆表示,自己最不乐观的地方就是注册制的实施之路可能是很漫长的。他表示,“没那么快。当初我鼓吹说这个话人家说你胡说八道,到现在终于说出来,我说政府部门的基本思路,思维方式还没彻底改变,所以,我们还需要时间观察,我一直关心这个事儿,问起以前的同事、很多朋友,在证券领域,他们说还路很长,尽管要搞注册制,但真的注册制不是那么容易的,政府部门还想各种方法把貌似给出的权力大部分收回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