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东吴证券GDP符合预期二季度难有中级反弹行情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2:42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东吴证券:GDP符合预期 二季度难有中级反弹行情

历史规律显示,2011年以来的二季度鲜有中级反弹行情的产生,综合市场运行逻辑的基本判断,二季度市场整体运行将会乏善可陈,中级反弹行情发生概率较低。

今日统计局公布一季度经济数据,一季度GDP同比增7.4%,增速创下六个季度新低。但增速符合市场预期。统计局解读称,国民经济开局平稳,总体良好。  对此,东吴证券高级策略师包卫军表示,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4%基本符合预期,同时也处于此前两会所提的7.5%左右的增长区间内,因此就经济增长总量而言虽然增速比7.5%略低,但是仍处于比较正常增长范围内。

包卫军表示,值得注意的是从分项来看,一季度经济增速较低一方面受出口影响外,更重要的受诸如房地产、基础设施等投资增速下降拖累,特别是具有领先意义的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达到25.2%,由此引致的需求端下降直接带动GDP整体增速下移。另外,从货币端来看,一季度货币供应总体平稳,12.1%的同比增长水平虽然略低此前市场12.5%左右的预期值,但是从季度内分布来看,扣除翘尾因素后各月份新增货币供应呈现增长加速态势,这也可以从一季度超过3万亿的新增贷款中得到验证,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受银子银行清理以及余额宝等资金分流冲击,一季度新增存款以及社会融资表外业务部分大幅下行,这也为二季度货币供应增长增添了一些不确定性。  包卫军认为,整体来看,经济增长仍处于7.5%左右的合理区间,一季度较低的增速主要是受出口以及固定资产特别是房地产、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移的影响。货币供应增长基本稳定,但是由于表外融资以及新增存款减少的冲击,二季度货币持续增长可能仍需要更多依赖于表内以及债券市场的发力。  包卫军表示,历史规律显示,2011年以来的二季度鲜有中级反弹行情的产生,综合市场运行逻辑的基本判断,二季度市场整体运行将会乏善可陈,中级反弹行情发生概率较低。  借鉴2011年以来市场表现,中级反弹重新启动的充分条件之一是库存回补周期的启动,而库存周期启动的必要条件是中上游资源品价格的反弹。目前并没有明确的信号表明新一轮库存周期已经正式启动,我们担心的是在被动加库存后的又一轮主动快速去库存,如果这一事件发生,可能会带来又一波资源品价格的快速下跌,进而成为阻碍市场上行的重大阻力。如果下游需求端如出口复苏超预期、投资增速提速较快,则会带动库存周期的重新开启,由此带动二季度可能会产生超预期的中级反弹行情,但是基于我们对于政策面以及资金面等的综合判断,我们认为这一事件发生可能性不大。  李大霄:数据创新低但好于预期 无需恐慌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表示,数据创新低但好于预期,无需恐慌。  李大霄称,虽然创出新低但略好于预期,随着国务院的税收、铁路、棚户区改造等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政策出台,二季度的数据会回升。  “对股票市场的负面作用就会逐渐减轻,其实蓝筹股的基础已经非常牢固,所以整体市场的基础已经大体稳固,无需恐慌。”李大霄说。  管清友:预计仍以预调微调为主 二季度经济不悲观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4月16日在其微博中表示,预计仍以预调微调和盘活存量政策为主。  管清友认为,一季度GDP同比7.4%,略超预期。3月工业增加值同比8.7%,较1-2月回升0.1个百分点。预计二季度同比稳中趋升,二季度即便按去年同期环比(1.8)测算,增速亦有7.4%,考虑到当前稳增长政策、出口回暖等因素,二季度经济不悲观,政府不会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进行增量刺激,预计仍以预调微调和盘活存量政策为主。  刘元春:一季度GDP略高于预期 改革短期冲击明显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表示,一季度GDP数据比预期稍微高一些,从去年年底的7.7%回落到7.4%,表明存在下行的压力。  “下行的原因,一是改革所带来的短期冲击比较明显,一季度由于新旧体制的转换,处于改革的元年,地方在投资项目相对处于观望状态,导致财政支出速度较慢。”  刘元春指出,二是,目前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时间段,工业领域产能过剩的行业受到冲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三是,外部新兴市场导致加工贸易的回落;四是,悲观预期在上扬和强化。  他认为,政府不会出台大规模的稳增长措施,但稳增长微调预调已经开始着手。  鲁政委:一季度GDP好于预期 二季度或为7.5%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4月16日在其微博中表示,第一季度GDP7.4%,好于预期,在稳增长背景下,可对第二季度恢复到7.5%左右保持乐观。但仍令人忧虑的是,本轮经济总是反复下落、反复微刺激,却始终无法激发出活力,主要是汇率高估造成工业企业疲弱,由此,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应成为首要的改革任务,还应关注信托新规后的政策衔接。  左小蕾:不必总期待降准 平稳增长即可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表示,7.4%的GDP在合理区间之内,零点几个百分点的确不需要纠结,因为我们不是在危机的情况下。经济有自己的规律,特别是季节性因素的影响,涨涨跌跌零点几个百分点并没有包含趋势性的任何信息。7.5%也只是一个引导指标,并不是达不到就会出问题。我们要转变危机思维方式,不要像前几年那样,在零点几个百分点上做文章,因为大环境已经变了,延续以前的思维方法会屡判屡错。这几年国内外的判断没有几个说对的。总是唱衰中国经济,结果中国经济仍然呈平稳的态势。方法上的错误会导致信息误判。对于降准的呼声,左小蕾说,不必总是期待降准,平稳的增长即可,不需要去刺激它企图达到过高的增长,更不用说去发货币。  左小蕾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是危机政策,经济平稳增长时去发货币造成流动性过剩,未来可能造成巨大的通胀压力。左小蕾说,目前数据分析的方法要整个转变过来,否则没玩没了的瞎炒瞎忽悠。如果不对大环境做一个判断,而是简单地延续过去的思维方式,肯定会出问题。  对于目前的宏观经济情况,左小蕾认为,结构调整的压力就是最大的压力。结构调整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过剩产能,一方面是不合理的产业结构。现在一说调结构好像就要打压投资,其实不是的。在调整不合理的结构同时,一定要形成合理的产业结构。  此外,左小蕾认为,应该让资金更多地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不是留在金融机构。要尽快推动利率市场化,让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服务,让资源更好地配置在实体中有成长性的领域。左小蕾表示,接下来可以关注国企改革,结构调整,不要老是盯着央行发货币,我们现在所有的问题都不是缺钱的问题。  李长安:经济增速未触及底线 可期待货币政策微调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长安表示,经济增速未触及底线,近期可期待货币政策微调。  李长安称,经济在降速,但宏观调控的基调并未发生变化,不出短期刺激计划,应该是当前调控的基本思路。  “这至少表明,目前的经济增速仍未触及到管理层设定的底线。但不刺激并不意味着不管不顾,各种隐性的刺激措施还是在出台,近期货币政策的微调也可以期待。”李长安说。  杨红旭:一季度房地产数据失色 且行且慎重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副院长杨红旭分析,一季度房地产多数指标下滑。首先,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6.8% ,增速比1-2月份回落2.5个百分点。这是将GDP拉低至7.4%的主凶之一;其次,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8%,降幅比1-2月份扩大3.7个百分点。虽然,商品房销售面积前两月增幅已跳水但是一季度跌幅略有扩大,超出预料。总而言之,一季度房地产数据失色,且行且慎重!  牛刀:一季度GDP同比增7.4% 不会出台刺激政策  中央电视台财经评论员牛刀在其微博中表示,不会出台刺激政策。  牛刀此前表示,一季度GDP如果是7.2%,这个表明政府不想救市;如果是6.9%,表明政府想微刺激。“真正的GDP其实已经下滑到5%。”

盛来运:一季度经济增速回落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统计局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2821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4%。针对一季度经济增速下滑的具体原因,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表示,原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外部环境仍然复杂严峻。今年以来,美国遭遇“严冬”,拖累了本国的经济增长。新兴经济体今年受一些金融等因素的影响,下行压力比较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调低了今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调低了0.1个百分点,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调低0.2个百分点,这就意味着世界经济的复苏比预期的要差,从外部环境来讲,不可避免的要影响到我们的出口,所以外贸的数据也发布了,大家也感受到出口增速不如预期。  二是我们国家正处在“三期”叠加阶段,即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是必须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就像人们所说的是爬坡过坎,所以现在正处在一种关键时期。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当汽车爬坡的时候把速度换到一个低档,速度慢一点,汽车开起来更稳而且更有劲。  三是政府主动调控的结果。今年以来各级政府加大了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也加大了环境污染治理的力度。这些方面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所以一些地方宁愿把经济增速降下来,也要追求绿色发展、追求可持续发展,这是值得鼓励的。  关于如何看待经济增速的下行以及下行的压力,谈以下几点认识:一是经济增速下行是中国经济进入发展转型新阶段的客观反映。经过30多年接近两位数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事实上已经进入了一个转型新阶段。目前,经济发展的外部条件和内生因素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比如,劳动力供求关系在发生新的变化,并且资源环境条件的约束性增强,使得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趋于下降,中国经济增速下行是符合阶段性的客观要求。我们不可能在现阶段像以前那样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这是目前进入新阶段的一种客观反映。  二是在新阶段主动把增长速度降下来是有利于调结构、转方式,特别是有利于市场机制发挥倒逼作用来推动企业转型升级。  三是7%-8%的速度也是不低的。按照这个增长速度计算的话,目前每年所创造的财富增量,虽然增长速度在回落,但是增量还是在扩大的。比如2013年按不变价算的话,当年所增加的GDP增量相当于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一年的GDP总量,如果要是按现价算的话规模更大,相当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一年所创造的GDP总量。增长速度虽然在回落,但是创造财富的增量还是在扩大,从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速度仍然不低。(证券时报网)

一季度经济增速创新低 未来仍以盘活存量政策为主  4月16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一季度经济数据:一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至7.4%,与市场预期基本一致。但此增速不仅低于7.5%的官方目标,同时也是2012年3季度来最低增速。对此,经济分析人士预计,在经济增速放缓迹象愈发明显情况下,政府采取的稳增长力度或加大。  对于一季度经济增速表现,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今日表示,每年1、2月份都是经济活动的淡季,但今年1-2月份系列宏观数据的回落幅度较大,增速均创下近年来的新低。虽然3月数据有所好转,但前两个月经济数据的低迷已经不可避免地拉低一季度的经济增速。  对于这样的经济数据,目前市场最为关心的当然是政府会否采取进一步的经济刺激措施。为此机构观点也出现分化。  近日,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预计,5月下旬至6月政府会推出一轮放宽经济增长措施。他预计中国在财政、货币政策或许会有微调,或会推动信贷供应,而二线城市也可能放宽限购令以缓解楼市供过於求的压力。  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一季度GDP增速7.4%,表明经济仍在底部徘徊。由于当前就业状况稳定,加之转型必然会有代价,政府对增长的容忍度提升,将更多通过动用既有的政策储备,建立政府和市场的联动机制来应对冲击。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则表示,虽然一季度经济增长低迷,但3月以来实体经济活动已出现了一些复苏迹象。随着“两会”后政策不确定性消除,在建项目复工,再加上政府工作报告和年度预算所确定的新项目逐步启动,预计二季度经济好转势头将更加明显。因此汪涛预计,政府可能会进一步简政放权、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加快现有基础设施目标投资和保障房建设、加快拨付财政预算资金,并保持较为宽松的货币环境等。因此不排除政府酝酿相对温和的新的刺激经济措施。  而值得一提的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四表示,中国会出台更多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但会避免释出更强的刺激措施。因此,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预计,考虑到当前稳增长政策、出口回暖等因素,二季度经济不悲观,政府不会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进行增量刺激,预计仍以预调微调和盘活存量政策为主。(证券时报网)

alevel辅导

alevel培训

alevel考试培训